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井之蛙的叫唤

龙之乡,盐之都,灯之城,井之蛙

 
 
 

日志

 
 

让“灾害意识”永驻  

2009-05-12 13:55:44|  分类: 时政评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汶川“5.12”大地震整整一周年!也是我国首个“防灾减灾”日。

    近期,各种纪念汶川地震的文章纷至沓来:有官方进一步公布的各类受灾数字,最新的学生死亡人数、房屋倒塌情况等等;有主流媒体报道“灾后重建”取得的辉煌成果;有继续挖掘、讴歌人间真情的感人篇章;有真情颂扬党和政府关爱灾区人民的最新消息;有励志的、也有建言的,还有质疑、揭露、批评的。如当代艺术家,著名诗人艾青之子艾未未的大量的关于汶川地震的文章,就十分刺耳、引人侧目……。

    面对难忘的一周年,我们有时不得不思考:应当怎样纪念汶川地震?正如《南方周末》2009年5月7日刊载的一篇文章题目所问:《我们应当怎样记忆灾难》。其实,问题的答案最终仍是要进一步唤醒民众的灾害意识!何谓灾害意识?简单说来就是要记住各类灾害,并记住由此产生的灾难。灾害和灾难是孪生兄弟,时刻记住灾害是前提;怎样记忆灾难是关键。

   时刻记住是前提。这句话现在会使人感到可笑,谁能否认我们还在痛苦之中?但是,不排除“好了伤疤忘了痛”,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慢慢习惯了日常的生活,有关地震的报道也慢慢消失,地震的记忆也就会一天天淡去。

《我们应当怎样记忆灾难》一文叙述了一个小学生去年“5.12”地震时的反应:“地震时我正在操场上玩耍,因为突然刮了大风,而且有轰隆隆的响声,像打雷一样。撒腿就往教室里跑。后来老师叫住了我。”地震时,他本来在安全的地方,却往最危险的地方去。是什么导致他采取这种近似于自杀的行动?作者继续问:“你爸爸、妈妈、老人和你说过地震的事情吗?”“没有。”“在学校、老师和你们说过吗?”“没有。”“下次如果发生地震,你知道该怎么办吗?”……?尽管茂县汶川一带发生的地震,在20世纪就有9次之多,有两次都达到了7级以上。但是人们似乎都忘记了,小孩没有记忆,老人失去记忆。正如钱钢在汶川地震7天后为他所著《唐山大地震》新版作序写道:“本书所记录的历史,时而被人淡忘,时而又被突然提起。被淡忘的日子,它本该被记忆;而突然被提起,却每每在不忍回首之时”。2008年5月12日,这话不幸又一次成为事实。

    在树立灾害意识方面,的确可以向小日本学习不少。勿庸讳言,日本人对地震的记忆是所有国家的民众所不及的,他们应对地震的素养和能力也是所有国家的民众所不及的。前年,汪洋推荐广东省的干部观看影片《日本沉没》,就是企图用日本人的灾难意识唤醒广东人的忧患意识。在地震一周年间,我们当然不会忘记这场灾害,5年、10年、20年间呢,在这其间我们又会如何记忆?从地震开始,面对人类其他各种各样的灾难,我们又将如何记忆?

    怎样记忆是关键。记住灾害当然是树立灾害意识的前提,怎样记忆则是树立灾害意识的关键,怎样记忆的关键又在于记什么?不仅仅要记住“抗灾”:抗震救灾现场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事迹;党和政府对灾区儿女的无限关爱;全中国人的骨肉情谊和世界各国的无私支援等等。更要记住灾害本身的惨烈和不可回避主要有两点:

    要记住无论人类文明多么进步,我们终究无法摆脱自然灾害的发生。近代历史上欧洲“黑死病”曾夺去了欧洲3亿人的生命,前几年的SARS、海啸、现在的甲型H1N1流感,不一而足,今后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还会不断发生。人类是万物之灵,但是人类在大自然面前又是何等的渺小和无奈,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已经还将继续引来地球的“报复”。其实,没有人类之前,地球上也曾有过冰川时期、恐龙的绝灭,等等。“对大自然的脉动与无常,作为它的子民——人类,我们惟一能做的是全然接受(钱钢)。”所谓“人定胜天”,无非就是尽量减小灾害的损失而已。

    要吸取灾害带来的经验和教训,以应对未来必然发生的灾害。“多难兴邦”的意思可否理解为,就像“通过震裂的房屋我们可以看到建筑物的内部结构一样,透过灾害的记录和记忆,我们可以看到平时看不到的社会的内部构造”。唯如此,灾害才能成为人类进步的推进器。正是在与黑死病对抗的过程中,人类发明了检疫制度,确立了污水处理、垃圾收集焚烧的制度体系,防疫医学的概念也由此产生。唐山地震发生后,封锁消息、拒绝支援,绝少提及灾害的损失,通常使用的语言有:“一次地震就是一次共产主义教育!”“我们以大批判开路,狠批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物质基础论,促进了抗震救灾”。以至于受灾死亡24万多人,直到3年之后才首次披露。可以想象,在不同的社会背景和公民意识下,救灾就当然会有天壤之别。

    纪念汶川地震我们可总结的经验不少,可吸取的教训应该也不少,这些必将会有力促进我国全社会抗灾能力的极大进步。当然,要直观明显的进步,要有耐心,还有待时日。但是,假如人们能把目光尽快地聚焦在灾难的全面审视之中,真正树立起“灾害意识”,从歌功颂德和泪流满面中来一个转身,直面灾难的惨烈和教训——岂不更好?

    关于地震,人们都说目前最为经典的还是钱钢写于2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一书,此后还没有能够超过它的。我只盼望早一天看到有一本《汶川大地震》超过《唐山大地震》,成为更加经典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