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井之蛙的叫唤

龙之乡,盐之都,灯之城,井之蛙

 
 
 

日志

 
 

为啥只盯住葛教授不放?  

2008-03-23 15:35:02|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啥只盯住葛教授不放?

 

    葛剑雄博士,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在学术界和知识分子中历来受人尊敬。

    前两天,看到他撰文对本次政协会选举时回收的选票比下发的少了一张发表感慨,分析可能是某委员收藏了选票,“从收藏角度看,此人真有眼力”。“物以稀为贵,中国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或许从未见过中国政协全国委员会的选票,更不可能拥有实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张选票肯定会不断升值,奇货可居。”文章在指出委员没有权利收藏选票之后,又提出了解决办法“如果下次会上还有选举,我将对选举办法提出一条建议:选票不得携出会场,不愿参加投票的应不领选票,或者在投票结束后将选票交回监票人。”文章观察独特、分析精辟,提醒了各级大会必须注意一种不可忽视的现象。葛教授平时就敢于直抒胸臆、针砭时弊;文笔犀利、催人警醒,因此还被誉为“炮手”。

   可是,前不久这位“炮手”却成为了“众炮”炮轰的对象。原来,他做了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担任《中国文化标志城战略规划》课题组首席专家,为假文化知名,大兴土木,大捞政绩的300亿的山东“文化副都”摇旗呐喊,奉假为真。假若他真认为耗巨资兴建这座城市值得,这还罢了。他却“揣着明白装糊涂”、成为一个“给魔鬼化妆的人”。舆论痛心的认为,是又要当‘炮手”又要做“犬儒”的伪君子典型。我相信,山东建造“文化标志城”是一件劳命伤财、匪夷所思的荒谬之举,我相信葛教授的智商和胆识是完全不相信、不赞成的。可是,他却做了。或许这就叫“为五斗米折腰”。

   这几天,葛教授面对舆论的指责,发表文章说:“这是几十位两院院士和民主党派领导的倡议,有高层领导人肯定性的批示。也就是说,是否要建,该不该建,用不着我们考虑或论证,我们的任务是为怎样建、建什么提出思路,提出一个战略规划”。他希望媒体:别盯住我不放。问题在于现在媒体不仅仅在盯该不该建?有意思的是在盯他身上表现出的什么“犬儒主义”,是在盯一种人格。

   葛教授的人格特征具有典型性。有一篇评论尖锐的指出: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以来就有纵论天下的传统,也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话头,但能够真正遵循这个理路去实践的人,应该说还是相当少见的。 仰天大笑出门去、指点江山手不停,在好多知识分子看来,指点天下的责任是在脱离开自己的生活之外的领域才是可以的,也就造成了在两会上炮兵,回到自己的门后就成了犬儒,“让咬几口咬几口”。不放弃眼前的利益与指点江山,就这么完美的统一在了某些人的身上。 同时统一在这些知识分子身上的,还有智力不诚实与人格破产。不用同一个标准面对事情是智力不诚实,智力不诚实带来人格的破产,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么?

   看到这些,才恍然觉得葛教授正如自己所言,成了“炮灰”——剖析某些中国知识分子人格特征的案例。若是这样,对葛教授有失公允。类似这种人格失衡、知行分裂的特征岂止葛先生独有?上至庙堂之高、下处江湖之远,不止知识分子外带政治精英,不止高院学府外带衙门公堂,不止村夫野老外带富豪显贵,哪里没有?季羡林老先生一生不说假话,但真话不全说,记者问他为什么,他反问:你做得到吗?据说中华文化标志城签名支持的院士达69名之多,这里不乏假人之名的炒作,但是也不乏确实签名支持的,这些签名者恐怕违心糊弄的也不少,那也该被盯住啊。岂止学术领域,政治领域中彭德怀这种人并不多见,“上级对下级‘加码’马到成功;下级对上级‘发水’水到渠成”。领导说啥就是啥,睁眼说假话,弄假做统计的人不少,这大概也是“智力不诚实”带来的人格破产吧。

    人们对一些丑陋行径,心知肚明却假装糊涂;一面愤世嫉俗一面又俗不可耐。现实中真正“耿直”的人不多了,因为,谁不想在有生之年过得好一些?“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别给自己过不去。现在,老实人没吃亏的不多(李金华还算一个)。有一篇文章说:“犬儒主义有玩世不恭、愤世疾俗的一面,也有委曲求全、接受现实的一面,它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而另有学者认为,中国当代的犬儒主义最重要的特点是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依然奉假为真。其深层的原因,乃是知与行的分裂。”

   这些深刻的分析振聋发聩,说得好极了。但这种什么“主义”岂止葛剑雄教授独有?总觉得不能老盯住人家不放。我觉得要盯,就盯一盯所以产生此类“人格”和“主义”的土壤。“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急需的是应加快改革步伐,在如何激励人的机制上狠下改造的功夫,来一番改造“土壤”的工程岂不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